85后“黑客組”斂財億元


? 根據“騎士攻擊小組”核心成員供述,他們通過攻擊私服服務器的方式,迫使私服將大量的廣告代理權交給他們,最瘋狂的時候甚至聯手服務器托管商,直接拔掉私服的網線,迫使私服就范,逐漸形成了“黑吃黑”的利益鏈。著名私服案代理律師認為,目前司法打擊私服僅是私服市場冰山一角。

  “1月15日,已經開過一次庭了,現在還在等待第二次開庭?!?重慶欣力律師事務所伍繼軍律師目前代理一樁網游私服案,一幫“85后”的年輕人組建一個外號“騎士攻擊小組”的黑客團伙,在10個月內通過攻擊私服服務器,拿下廣告代理權的方式獲利1億元。

  《證券市場周刊》獲悉的案件卷宗顯示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攻擊對象為《傳奇》網游私服。據了解,2002年《傳奇》源代碼泄漏,同年9月該游戲的私服在中國迅速蔓延,半年間,500多家私服同時運營瓜分《傳奇》市場。

  私服是未經版權擁有者授權,非法獲得服務器端安裝程序之后設立的網絡服務器,本質上屬于網絡盜版。

  

\" height=

?

  85后“黑客組”斂財億元 私服生意一本萬利

  據易觀國際的網游市場調查報告稱,2012年,中國網游市場規模將達557億元。該機構分析師玉軼透露,2011年,私服分割掉正版游戲市場七分之一的份額。

  

  85后逃犯千萬身價

  山城上演“騎士”風云

  2007年3月,一名高中畢業兩年后一直處于失業狀態的“85后”小伙子從私服行業發現商機。他叫蔡文,時年22歲,對計算機知識一知半解,做不了私服內容,便想到做私服廣告代理。

  他拉來同鄉邵哲宇,兩人的共同理想是賺錢。在家里的清水房,蔡文邁開了他“進軍”網游江湖的第一步。一個月后,蔡文發現,即便代理一條廣告有2塊錢利潤,但他還是虧本了。

  蔡文將原因歸結于廣告數量太少以及利潤太低?!耙黾訌V告數量,必須設法拿到私服廣告發布站的廣告代理權,并壓低經營權收購價格?!彼沁@么想的,也是這么做的。

  三個月后,他在專門做服務器托管業務的“數據中國”機房租用了五六十臺服務器,用流量攻擊的方式進攻不愿意為自己提供廣告代理權的發布站。

  據“數據中國”總經理高云伍介紹,這些服務器可產生6G的流量,當它們同時訪問一個網站時,被訪問的網站會卡死“掉線”,“蔡文租用的服務器數量,高峰期時超過200臺?!备咴莆檎f。

  蔡文急于打開局面,為迅速積累江湖名聲。他借當時一個很火的私服“騎士”,對外攻擊時,他便自稱是“新騎士”,一段時間過后,業內都以為他們攻擊能力很強。

  蔡文繼而取得“haosf”、“zhaosf”、“xp13”、“wg999”、“30000k”、“SF123”等13家傳奇私服廣告發布站的廣告代理權,并取得總代理資格。這一資格意味著發布站所發布的廣告,只能由他一人提供。而其下游還有二級、三級代理,成金字塔結構。僅一年半后的2008年年底,蔡文便從中獲利1000萬元。此時,蔡文也因涉嫌非法經營罪,被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網上通緝。

  2009年初,蔡文逃到重慶準備東山再起。他找到了出生于1985年的合作伙伴胡小偉,重慶大學計算機專業碩士。有著過硬的計算機知識和技能,被稱為“天才玩家”和“超級黑客”。

  兩人開始合伙在渝經營傳奇私服游戲廣告業務,先后開設了包括www.40aa.com在內的4家傳奇私服廣告發布站,并陸續招攬了許煒、楊俊、姚建、傅家凱在內的多名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人員入伙。

  “發布站每天能發布1000條廣告,我們收入七八萬元?!辈涛恼f。

  時年24歲的蔡文和胡小偉頗具反偵查頭腦,他們從不在網站上留下電話和辦公地點。小組也建立了嚴密的內部規則,成員與下級代理的業務聯系只能通過代理服務器登錄QQ進行,不許對外公布聯系方式。

  然而,比做“業務”更為嚴苛的是收款時的“流水線”作業。

  胡小偉購買了大批量的銀行卡,每十天更新一批。銀行卡又細分為收款卡和取款卡。下級代理將廣告費打入收款卡之后,胡小偉安排姚建把收款卡里的錢轉到取款卡中,同時將資金數額報給蔡文的專職下屬許煒,許煒記賬后將資金總額向蔡文匯報。得到蔡文的同意后,許煒即安排另外兩位伙計楊俊和傅家凱負責取款。

  而取款的地點則散布在全國各地,“我們每天的入賬金額很大,固定一個地方取款容易被公安盯上?!辈涛恼f,為此他專門給楊俊和傅家凱配了一部車子,以便裝載鈔票。

  楊俊和傅家凱把錢取出來后,將現金交給許煒,許煒再把錢存入銀行,繼而轉到胡小偉提供的最終收款卡。

  由此,一道歷經11個環節的取款流程才宣告完成。

  黑客斂財有術

  百萬勾結托管商

  蔡文供述,遇到不服從收編的發布站,他便安排手下發動進攻,使其網絡無法訪問,繼而使站長妥協。

  2009年中旬至2010年5月的十個月時間里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將整個私服市場的廣告代理攪得血雨腥風,私服界都相信其有超強的攻擊能力。而出人意料的是,這19名“騎士”竟是一群文化程度普遍只有初高中學歷的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。

  而他們斂財的方式竟簡單得出奇。

  蔡文將租用來的服務器全部通過一個黑客軟件進行后臺總控制,每次進攻時,蔡文就聯系邵哲宇,將需要攻擊的網站IP地址發給他?!懊看喂魰r,先控制一臺服務器進攻目標網站,再根據被攻擊網站的抵御情況來決定是否增加攻擊服務器的數量?!辈涛墓┦?,將攻擊服務器的數量逐漸增加,即可致目標網站“卡死”。

  “后臺控制的黑客軟件是網上下載的,我在百度輸入DDOS攻擊器搜索,軟件的名字全英文的,我看不懂?!辈涛墓┦龇Q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的絕活并不是進行流量攻擊,這樣的技術活有點“落伍”。

  “發布站的站長們不會想到,我直接讓人到他們服務器機房里將網線拔掉?!辈涛牡墓┦鲲@示,他一度為自己的“高招”洋洋得意。

  據業內人士透露,私服的利潤非常高,但自我防護能力較弱,易受同行攻擊。因此需要將服務器托管到抗攻擊能力較強的機房里。而內地目前僅“數據中國”和“群英網絡”等少數機房具備這種能力。

  “我和這兩個機房的主管談判,給他們錢,叫他們把我指定的服務器的網線拔掉?!辈涛墓┦龇Q,每拔一根網線付給對方100元,后來“業務量”膨脹,就采取包月的形式,一個月付給對方20萬元。

  高云伍證實,在2009年一年的時間里,因為協助蔡文封IP拔網線,共獲利900萬元。而蔡文也自稱給了“群英網絡”100多萬元。

  采取超常規的“攻擊”方式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在半年的時間里就壟斷了他們想拿到的發布站的代理權。

  高云伍曾拒絕充當蔡文的“打手”,高云伍供述稱,“每次都只是斷網幾分鐘,時間不會太長,不會損失客戶?!钡@幾分鐘,對于被斷網的發布站則是致命性打擊。

  私服經營者陳浩(化名)告訴《證券市場周刊》記者,在私服游戲行業,過硬的技術和流暢的流量是支撐私服營運的關鍵,私服發布站如果遭遇斷網,半小時便可能損失百萬的游戲流量,游戲迷和廣告授權商則會另投別處。

  私服“黑”吃“黑”

  公安部電令重慶收網

  “2009年8月,我和胡小偉投資1000萬元成立了一個公司。到2010年5月,除去開支,我已經賺了6000多萬元?!辈涛牡墓┰~顯示,短短兩年時間,蔡文從一名無業人員搖身一變成千萬富翁。據該案代理律師伍繼軍介紹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19名成員涉案總金額接近一億元。

  “我賺的錢和胡小偉五五開,”蔡文供述稱,他給許煒每月5萬元的高薪,對負責到全國各地取款的楊俊和傅家凱每月給一兩萬的工資,其他成員的工資均在5000元以上。

  蔡文江湖“一哥”的地位日益鞏固時,也進了警方的視線。

  本刊記者掌握的一份公安部電文資料顯示,2010年9月6日,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專門就“騎士攻擊小組”非法入侵計算機系統案電令重慶網監大隊,并將其列為公安部掛牌督辦案件。同年12月,以蔡文為首、除胡偉以外的絕大部分犯罪嫌疑人,均被重慶網警捉拿歸案。

  專案組民警對蔡文違法所得進行清繳時發現,光涉案豪車就有7臺,總價約600萬元,除了兩部奧迪轎車,還有尼桑天籟轎車、保時捷卡宴越野車、瑪莎拉蒂、賓利、寶馬轎車各一臺。

  此外,重慶警方還查獲該團伙的兩處房產:一處是位于渝北區回興鎮的別墅,套內面積507平米,2009年11月購買成交價為540萬元;另一處位于渝北區某商住樓盤的一層寫字樓,占地面積約為1300平方米,2009年的購買成交價為1590萬元。

  重慶市渝北區檢察院起訴書顯示,“騎士攻擊小組”涉嫌非法經營數額達4900萬元,將于近期在重慶市江北區法院再次開庭審理。

  “騎士攻擊小組”瘋狂斂財的背后,為何被攻擊、被斷網的私服經營者選擇忍氣吞聲呢?

  “私服經營者本身就做賊心虛,”國內著名知識產權律師斯偉江解釋稱,從事私服經營是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,兼有非法經營的特點,一般涉案金額在3萬元以上都夠得上刑法規定的入罪標準。由于私服游戲的暴利性,私服經營者很容易就能達到違法所得數額巨大的標準,應當判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。他們本身干的就是違法犯罪的行為,自身的權益受到侵害時,當然不敢維權,斯偉江說,“哪有毒販敢報警說自己的毒品被搶了的?”

  易觀國際分析師玉軼告訴記者,去年中國的網游私服市場規模估計在50億元人民幣(約合7.76億美元)左右,約是當年正版網游市場七分之一的規模?!八椒扔幸粭l明規則,惹誰都不要去惹黑客,就算被黑客敲詐勒索了,也只能咬咬牙作罷。私服本就是一條黑色產業,經營者利益受侵害時只能選擇沉默?!庇褫W說。

  而伍繼軍律師則認為,該案中有多名團伙曾被公安機關列為網上通緝犯,但分別交了1000萬元的保證金后便“相安無事”,這才使得蔡文“黑”吃“黑”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?!肮矙C關失職,”伍繼軍說。

  私服生意一本萬利

  司法打擊僅為冰山一角

  本刊記者獲得的一份易觀國際的市場報告顯示,2012年中國網游市場規模將達557億元,該機構一名分析師稱,私服的市場規模約占七分之一。

  有業內人士以某款網絡游戲為例算了一筆賬:一臺服務器可以支持1.2萬名玩家同時在線,一般就可以注冊4-5萬名玩家,如果每個玩家的包月費是20元的話,一臺私服一個月就可以凈收近100萬元。如果再多架幾個私服,或者多做幾款游戲的私服,輕輕松松一年就可掙到上千萬元。暴利誘惑之下,私服如同病菌般瘋長。

  網友玩家劉威(化名)認為,私服在很大程度上滿足游戲運營商不能滿足的需求,比如在官服玩花了幾百元才沖到個初級階段,可是在私服可能一上線就是高級玩家了。另一方面,私服和單純的盜版不同,它給玩家帶來的價值,并非只是單純的消費成本的降低,而是真正幫助玩家享受玩游戲的樂趣。所以,盡管私服質量明顯不能和官方服務器相比,但是私服還是受到玩家的歡迎。

  江蘇省律師石廣認為,從事私服經營是件“一本萬利”的事情,而私服廣告代理更是“旱澇保收”。自2010年7月公安部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行動以來,石廣共代理了十余起“私服”類案件,涉案總金額近億元。

  “私服游戲的經營,收益不亞于販賣毒品?!笔瘡V說,私服游戲的經營,不受地域限制。即使深處偏遠的小山坳,只要有網絡信號,你就可以通過虛擬的網絡空間24小時地向全球的私服玩家出售自己的產品。

  據記者調查,私服經營者的運作模式一般分三步走:第一步,建站。私服經營者將正版的網游源代碼文件做簡單修改,變成自己的網游,然后注冊個域名,租幾個服務器,私服就架設好了;第二步,找個支付平臺合作。私服玩家通過此支付平臺購買游戲幣玩游戲,支付平臺收取約定的提成后將款項轉給私服經營者;第三步,宣傳,私服的盈利主要取決于玩家的數量,因此,為了吸引玩家,一般私服經營者會尋找私服廣告發布站做廣告,以提高點擊率。

  石廣說,這條利益鏈中網站的經營者、支付平臺經營商、廣告代理商、廣告發布商、搜索引擎代理商,都屬于“一本萬利”的生意。

  為規范網游市場,文化部于2010年出臺《網絡游戲管理暫行辦法》。易觀國際網游市場分析師孫夢子觀察稱,自從《辦法》實施后,私服類侵權現象有所收斂,但仍占據大量市場份額?!疤嗔?,怎么查?”孫夢子說,對于網友公司來說,清理私服的成本非常大,還不如將這部分錢投入產品研發更易獲得效益。

  孫夢子的說法得到石廣的呼應,“私服游戲的參與者和運營者在網上都是用的假名,無法和現實中的人物對應。其次,是管轄權異議。盜版網絡游戲的私服一般不在經營者所在地,有的甚至租賃國外的服務器,支付平臺也都是外地的。同時,辦案機關的調查取證困難,很多案件查處的犯罪數額,只是當事人盈利數額的冰山一角?!?/p>

?